主页 > L易生活 >《便宜没好药》导读会侧记:为何你还迷失在原厂药的迷思里? >

《便宜没好药》导读会侧记:为何你还迷失在原厂药的迷思里?

2020-06-10来源:L易生活
点赞:474

作者:林子勤(阳明科技与社会研究所研究生,现职为伯特利身心诊所精神科医师,9月起将于阳明科技与社会所进修,关注当代医疗与社会争议)

名字重要吗?

开场自我介绍时,郭文华从自己的「名字」谈起,似乎已经开始连结到本书的主题。郭老师客气地说,「市面上有三个郭文华,只有不出名的那个才是我」。

「名字」确实是人们理解许多事情的起点。郭文华提及自己过去在麻省理工学院曾参与原厂药的临床试验研究。大众对于「原厂药」也许会直接连结到「好药」或「新药」,但药物世界的实况并不只是这样。从美国回台后,郭文华持续进行一些药物相关的社会研究,但他认为台湾民众离这些议题仍然很远,并没有很多公共的讨论。他庆幸《便宜没好药?》这样一本书在台湾出版了,透过这位哈佛毕业、口才与文笔都极好的作者J. Greene,终于有机会将药物的议题呈现给大众了解。

药物产业的刻版印象

提到新药的研发,有些刻板印象总是反覆出现,例如这是「需要投入高度资金」、「研发时间长」、「知识密集」、「品质管理严格」、「具创新价值」的一个产业。而这些印象都形塑了製药产业的特殊性。

相较之下,「学名药」的刻板印象就与原厂药相反:「便宜」、「品质堪忧」、「不具创新价值」等等。在台湾,学名药似乎也已经被贴上了某些标籤。透过这本书,读者将发现,在美国也有这样的现象,而本书作者正是企图要澄清这些刻板印象。

学名药的存在感

虽然学名药在台湾已被贴上一些标籤,但这些药物其实仍低调地存在于台湾的市场与生活中,也受政府的法规所管理。那幺为何这些学名药仍然给人「比不上原厂药」的印象呢?郭文华认为,这必须从一些历史背景来了解。

举「普拿疼」、或者「维骨力」这些令人耳熟能详的名字,其实都是原厂药开发时所使用的「商品名」,某种程度而言就代表了一种「品牌」。而这样的一种品牌与专利,也就是新药产业宣称的「知识」所在。更确切地说,这个足以宣称专利的知识就是药物的化学主成分。然而,在主成份以外,製药产业其实仍有其他技术存在,例如赋形剂、副成份等等,这是大众未必会注意到的细节。

药物的个人性与公共性

在日常生活中,人们多少有一些使用药物的个人经验或偏好。而在公共政策的讨论中,药物该如何管理规範,并无法只仰赖这些个人经验或偏好来决定,所以难免在讨论药物议题时会出现一些争议。例如近日某些药物因为中国原料的问题必须回收,或者是某些医师谈到使用原厂药与台厂药治疗患者的经验差异等等。在这些争议背后,究竟有哪些结构性的因素存在呢?郭文华认为这正是此书所提供的主要概念。

相较于市面上谈论「吃甚幺药才对」的书,本书真正要谈是:「为何你还迷失在原厂药的迷思里?」进一步,它可以促使读者从这样的迷思中跳出来,看见这个产业的相关细节。

作者的两个尊重:历史发展与技术细节

相较于贴标籤式的议论,郭文华认为本书具有两种STS(科技与社会)研究风格的元素,首先是尊重历史的发展,其次是尊重技术细节。作者以丰富的资料说明历史没有想像中简单,也深入描述药物产业的各种细节。有这样能力的写作者并不多,本书作者J. Greene正是非常具有这样资格的人。

郭文华简介J. Greene在哈佛大学时期就跨领域双修生物学与人类学,硕士时转了一个弯跟着A. Kleinman、Jim Yong、P. Farmer等着名学者做公共卫生的研究,进而开始注意到药物的重要角色,最后他跟随医学史大师A. Brandt,从历史角度切入,探讨药物相关议题。在这样的背景与环境下,作者逐渐累积出书写这个主题的材料与能力。

《便宜没好药》导读会侧记:为何你还迷失在原厂药的迷思里? 打破药物生命週期的迷思

作者之所以需要引用大量历史与技术细节,是因为自1984年《药价竞争及专利期间延长法案》(Hatch-Waxman Act)出现后,各界普遍存在着一个「药物生命週期」的想像。在这样的生命週期中,一个药物似乎循着可预期的生命轴线演化:从一开始得到创新专利,接着进入开发;开发完成后维持优势到专利过期,接着竞争者(学名药)出现,于是此药便不再具有创新的价值。从J. Greene的研究看来,这样的「药物生命週期」想像是与历史发展不符的,而这也是他为何需要用一整本书来釐清的脉络。

名字里面有甚幺?

综观本书的架构,作者从「学名」的概念谈起。郭文华说明,学名药的英文「generic」这个字至少有两个含意:一个是「产生」、一个是「类别」。新药「产生」的同时也代表一种新的「类别」出现。从这个角度切入,作者提醒学名药的历史其实由来已久,并不是有了药厂、官方管理者、法律才开始的。真正的历史发展是甚幺?这就是本书的主轴之一。

从命名开始谈起,作者展示了药物的命名史,凸显了人类建立世界秩序的企图,但也充满了各种权力竞逐的张力。建立起名字的同时,便建立了一种秩序与类别。有了这样的秩序与类别后,也就留下了品牌竞争的空间。

没有学名药这种东西?

作者回顾没有学名药的时代,试问为何人们可以忍受这个状态这幺久?郭文华举例说明:今日的消费者是否能想像,市面上只有一个品牌的可乐存在呢?学名药的出现,某种程度是让使用者不只有机会喝可口可乐,也有机会选择喝百事可乐。此外,某些后来才出现的学名药品牌,其实早就开始为原厂代工生产药物了。反过来说,某些原厂品牌,也可能在评估成本/利益后,自己开立生产线开始生产药物。这些都呈现了原厂药厂与学名药厂之间的多重关係。

相似性的科学

回到可乐的比喻,郭文华简介第三章的重点在于回顾:科学如何判定,百事可乐与可口可乐喝起来是否一样好喝呢?也就是如何判定:两种药物是否相似呢?作者回顾历史上人们为了解决这样的问题,出现了哪些光怪陆离、不可思议的现象。

替代的规则

第四章开始,作者继续谈政府透过法规建立了判定标準后,接着必须有相对应的政策来扶植学名药的生存。其中很重要的是,第三方支付的制度中(例如健康保险),开始去评估用学名药取代原厂药是否值得?这样的取代过程在美国是否成功,又如何进展?郭文华卖了个关子:「历史的发展永远出现在意外中」。这也是这本书引人入胜之处。

学名药消费的自相矛盾

第五章作者进一步分析药物产业中更多重的互动关係:其中包含消费者、医师、药师等等。儘管药物在许多方面具有商品的特质,但事实上又不只是商品。如果只是商品的话,互动关係也仅止于厂商(药厂)与消费者(患者)之间,那幺医疗产业中的其他角色(例如医师或药师)也就理当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因此,学名药的消费确实存在着很特殊且複杂的互动关係。

本书在台湾的可能启发?

总结来说,这绝对不是一本谈论「吃甚幺药才对」的书。此外,作者在这本书中,一方面呈现了「医疗化」其实是一种「创新」,但同时也是一种垄断。这也与近年更细腻的医疗化理论中提及,医师并不是医疗化过程中唯一的主角,至少还有病人组织、健保(第三方支付)、以及生技製药产业这三种角色,本书某种程度呼应了这个部分。

对台湾的读者而言,郭文华老师建议各类读者在阅读本书的同时,可以对照台湾的现况做一些对照,无论是台湾的法规、市场、健康保险体系等等。其中他认为,这本书有机会开启一个重新检视台湾学名药体制的机会。简单而言,我们有一个撕掉学名药标籤,扭转学名药刻版印象的机会,也是一个开启更多对话的机会。

相关书摘《便宜没好药?》:「新药」要过多久才算够老,能製造它们的学名药?《便宜没好药?》:新药该如何命名,成为迫切的实务、经济与政治问题书籍介绍

《便宜没好药?一段学名药和当代医疗的纠葛》,左岸文化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杰瑞米・葛林
译者:林士尧

医药支出不断攀升是当今社会面临的危机,专利过期之后的「学名药」,能否减缓财政负担呢?

本身也是医师的葛林,从历史观点出发,谈及原厂药与学名药之间的争议、医药专业的利益冲突、药厂间的利害关係、专利的攻防战,最后论及全球的药品市场。在详细的资料爬梳当中,呈现学名药对当代医疗照护的意义。学名药除了节省医疗成本,也让我们正视「选择的政治」背后的风险和报酬。

虽然学名药与原厂药具备相同的活性成分,但是两者之间存在着「相同,却又不相等」的差异,这样的差异往往引爆争议。从病患权益的角度切入,学名药和原厂药之间的相似性是如何建立?摄入人体之后,同样的成分会有相同的吸收率吗?科学(例如:药物动力学)在其中如何扮演监管角色?疗效重要,还是成本优先,还是情况比这个更複杂?

从医药分工来看,医师、药师和健康照护系统各方角逐决策权,「谁」有资格决定何时该用学名药。从公卫角度切入,学名药提醒我们另一种符合经济、节制成本的用药模式,以达到群体受惠的目的。从选择自由的考量观察,学名药活络了照护系统,创造绕过原厂药把持的替代方案,提供用药组合的另一种可能。

从消费者运动的观点,病患如何学习药物知识,从被动者变成主动的消费者,也间接挑战医师权威。从产业面分析,我们不该贬抑学名药厂,一个国家如果能够拥有优良的学名药厂就能确保该国人民的健康福祉,甚至学名药厂变身为跨国巨人,成为出口主力。

这不是一本起底药厂黑幕的书,葛林透过层层历史进展,揭示医疗治理的深刻意涵。我们应该重新思考:创新VS.模仿,小公司VS.跨国企业,以及公共卫生VS.私营市场这些对立观点。最后,我们会发现,学名药是少数「便宜有好物」的例子。

《便宜没好药》导读会侧记:为何你还迷失在原厂药的迷思里?

相关阅读

随便看看